微信可提现的彩票app

當前時間:
-->
發布時間:2020-02-28???? 作者:衛建宏???? 來源:澄合網???? 【字體: 】???? 瀏覽次數:

  庚子年的春節如約而至,人們習慣性地像以往一樣,準備迎接一年一度這個最重要而喜慶的時刻,希冀通過走親、訪友、團聚、分享,盤點過往,總結得失,揮灑喜悅,釋放壓力,整裝行囊再出發。人們各自按部就班地籌劃、推進著過年的事情,年味兒明顯一天濃過一天。
  可是,就在臘月二十九,上級突然下達了抗擊以武漢為主要發源地迅速向全國蔓延的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流行性肺炎疫情的指令。此時此刻,武漢已經封城,公路、鐵路、民航等部門全部停運。武漢的居民不能出城,外面的人不能進入。對于一座省會城市,這個舉措在新中國的歷史上從來沒有過,即便是“非典”橫行的2003年,其它城市也不曾采用過如此嚴厲的措施。足以看出這次疫情的嚴重程度。這個年,我們遭遇和見證了新中國成立以來都不曾有過的“封城”“大手筆”。
  對于武漢的疫情,此前幾天,新聞節目中做過報道,可是卻沒能引起社會有關方面的足夠重視。加之,疫情的源頭在武漢,全國其它省份根本沒有預料到會擴散得這么快。這恐怕與正值春節假期來臨,學校正在散放寒假,在武漢工作的外鄉人集中開始返程有關,客觀上加劇了疫情的迅速擴散。截至武漢封城之前,大概已經有近500萬人離開了這座省會城市。這個年,讓我們切身感受到了科學制定突發事件應急預案并果斷處置的事半功倍的作用。
  據說,武漢的疫情是從一個叫華南海鮮市場的地方流行起來的。那里是海鮮、野生動物的集散地,有一個陌生的小病毒,通過某種野生動物悄悄地傳染給某個人,這個人又傳染給與他有近距離接觸的其他人,依此類推,繼而就在人群中大面積地傳播擴散,大有一發不可收拾的勢頭。到底哪種野生動物是罪魁禍首,專家們把目光聚集在了蝙蝠和穿山甲身上。2003年的SARS病毒來源于蝙蝠和果子貍,已經給國家和人民的生命財產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損失。這回再次把目光投向蝙蝠和穿山甲,主要原因是中國的許多人有食用穿山甲的習慣,網絡上甚至還流傳有美女食用蝙蝠的視頻片段。科學已經證明,蝙蝠身體攜帶著新冠狀病毒,基本可以確定穿山甲就是病毒的潛在中間宿主。這就是我們的人類,有人喜歡品嘗野味,天上飛的地上跑的都可以成為我們餐桌上的美味,甚至對蝙蝠也是這樣。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抱著什么心態才滋生了這么奇葩的“雅興”?豈不知,蝙蝠和穿山甲都是很古老的生物,它們身上攜帶著許多種病毒,有的甚至會給人類造成致命的危害,而它們自身卻有著其它物種根本不具有的免疫力。這些人大概是不了解這方面的知識,否則的話他們怎么會表現得那么另類呢?毫無底線地食用野味的結果必定會遭到大自然的無情報復。這個年,讓我們從內心深處意識到了人與自然和諧相處、切實維護生物鏈平衡的刻不容緩,曾一度我們人類在大自然面前太狂妄、太傲慢了。
  每年的春節假期加上輪休一般只有7天,因為防控疫情的需要,國務院臨時決定把法定假日延長至10天,規定到正月初十(2月3日)正式收假。再后來陜西省又把收假時間延長至正月十六(2月9日),春節假期達到了16天。武漢封城以后,全國其它30個省份啟動公共衛生突發事件一級應急響應。各縣城、街道鄉鎮、社區村落開始封閉,限制外來人員進入,本轄區居民也不允許隨便出入,每次出入都要測量體溫,一旦發現發熱病人必須采取措施予以隔離。而且越到后期,限制人口流動的措施越嚴格。這樣以來,人們走親訪友的行程被迫全部取消,宅在家中過大年成了幾十年不遇的稀罕事情。特別是明確要求對于近期去過武漢的人員,或者是與武漢人有過接觸史的人員作為摸底登記防控的重點對象,一般情況下要求自我隔離,如果出現發熱癥狀隨即安排隔離治療。這個年,成了唯一一次,省去了走親訪友的禮節,可以安靜地宅在家中讀書學習調適身心的節日,也是幾十年來可遇而不可求的難得福利。
  武漢的疫情是復雜而嚴峻的。所有的醫院都已經人滿為患,已經出現發熱癥狀的許多患者只能在醫生的指導下各自在家中自行醫治。國家已經從其它省份動員和組織了若干批2萬多人的醫療救援隊趕赴武漢,既有地方醫院的業務骨干,也有部隊醫院的教授專家,中央軍委甚至動用了運20等最先進的裝備馳援武漢。同時,武漢市參照北京“非典”時期建設小湯山醫院的模式,緊急調動各方力量,在武漢郊外以非常速度立項上馬“火神山”“雷神山”兩座用來專門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醫院,調動部隊接管醫院,以解決醫療設施、床位和專業人員嚴重不足的問題。這個年,我們再一次向世界展示了什么是“中國力量”和“中國速度”。
  這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能夠廣泛傳播,并造成那么多病人死亡,在舊社會就被叫作“瘟疫”。我們過去曾經聽老一輩人講過,舊社會醫療技術水平非常落后,醫療設施、設備嚴重缺乏,倘若遇到大的瘟疫,采用的防范措施都是很原始很迷信的土辦法,以至于一村一院,一家接著一家地死人呢!有的人家甚至出現關門絕戶的現象。1932年夏秋季節,在陜西關中東部和陜北爆發大規模霍亂瘟疫,三四個月的時間,致使十多萬人死亡,給當時的社會經濟生活造成滅頂之災,客觀上助推了陜西境內窮苦老百姓自發革命的浪潮風起云涌。武漢疫情發生之后,黨中央、國務院果斷采取了許多行之有效的防控措施,迅速形成了全國人民同仇敵愾、抗擊疫情的強大合力,既支援了武漢,又實施了各自防范疫情擴散的封閉隔離舉措,全國人民在認識上達成了空前一致,在行動上無需彩排就做到了高度統一。這個年,讓我們身臨其境地感受到了新舊社會兩重天的強烈反差和社會主義集中力量辦大事的超強優勢。
  疫情發生之后,武漢的醫療物資和設備極度短缺,全國各省市啟動一級應急響應,幾乎是一夜之間,最基本的醫療防護材料、物資和藥品紛紛告急。藥店治療普通感冒的藥品售罄,用來日常消毒的酒精、84消毒液等斷貨,醫用口罩、體溫表更是一支難求。特別令人氣憤但又無可奈何的是,這些物資除了無法買到,有渠道、有囤貨的商家卻暗地里漫天要價,而且還搶不到手。平時兩塊錢就能買一包的一次性醫用口罩,此時卻只能買一個;還有那種質量比較好的N95口罩,價格也是六七倍地上漲,即便是這樣還搞不到手。到了后期,政府已經對這些物資實行了集中管控。與此同時,一些生產緊缺物資的企業正在組織力量加班加點滿負荷生產,可是對于龐大的市場需求來講,真有點杯水車薪。看到這些,不管是誰都會痛恨那些發國難財的商家,也為這些人喪失良知的做法感到無比羞恥。這個年,讓我們清楚地認識到了什么叫“物以稀為貴”這個顛覆不破的真理,也讓人們見識了利欲熏心的商家毫無道德底線的丑態。
  一場突如其來的瘟疫,打亂了正常的社會經濟生活,不得已封閉了省會城市,不得已阻隔了各社區、村落與外界的來往,不得已隔離了來自武漢及與武漢人有過接觸史的人群,不得已兩次延長了春節假期、推遲了企業復工日期,不得已破天荒地實施了春節不走親訪友的非常舉措,不得已開啟了全民悄無聲息地宅在家中過春節的先例,不得已禁止了除防控疫情所需的公務用車之外的所有車輛的通行……這次肺炎疫情并不是一件孤立單獨的事件,它的發生必定有其因果聯系和內在的邏輯性。在中華民族實現偉大復興的征程中,改革開放已經進入深水區,許多深層次的矛盾稍有導火索就可能暴露,有些甚至會迅速演變成難以控制的公眾事件,甚至社會危機。一場瘟疫,由點到面,由一個省蔓延到全國,給國家經濟發展和社會政治生活帶來的沖擊遠遠超乎想象,也警示著我們不得不進行深入地思考和反思,我們在追求經濟高速增長的過程中是否忽視了對具有時代特征的人文精神的培植,我們的物質生活在極大豐富中和在人們無限度地追逐奢華物質生活的喧囂中是否已經誤導公眾價值觀發生極度扭曲,我們極力反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說與做之間是否存在著很大的距離,我們在思想深處是否對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缺乏敬畏之心?我們被動地宅居、切斷與親朋好友的往來、兩次延長假期,才有機會靜下心來反思我們所歷經的躁動和浮躁的過往。
  通過這次防控疫情的阻擊戰,進一步讓我們由衷地贊嘆中國共產黨強大的執政能力、領導能力、組織能力和國家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進一步讓我們看到了誰才真正是中華民族的脊梁,誰才是推動社會進步的主流力量,誰才是我們最可愛的人;進一步讓我們認識到了大自然的洪荒偉力和人類與大自然和諧相處的重要性。一個肉眼根本看不到的小小病毒竟然給這么一個泱泱大國制造了如此巨大的麻煩,難道我們還能再不警醒嗎?
  這個年過得很憋屈,這個年過得很無奈,這個年過得很恐慌;這個年過得很安靜,這個年過得很閑適,這個年過得別有一番滋味。這個年大概一輩子也碰不上第二次,這個年必定會給每個人的人生帶來新的無盡的思考,這個年一定會讓我們更加懂得珍惜、感恩和敬畏,這個年帶給國家和民眾的頭腦風暴一定會全方位影響到今后的工作生活和經濟的高質量發展!

分享給好友閱讀: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素心養神